征人饮马愁不回长城变作望乡堆。

【2020-11-12】

  王建,全宋诗王建,婺源(今属江西)人。徽宗政和八年(一一一八)进士。曾知鄂州崇阳县。事见清道光《婺源县志》卷一五。

  长城窟,长城窟边多马骨。古来此地无井泉,赖得秦家筑城卒。征人饮马愁不回,长城变作望乡堆。蹄踪未干人去近,续后马来泥污尽。枕弓睡著待水生,不见阴山在前阵。马蹄足脱装马头,健儿战死谁封侯。

  长城窟,长城窟边多马骨。古来此地无井泉,赖得秦家筑城卒。征人饮马愁不回,长城变作望乡堆。蹄踪未干人去近,续后马来泥污尽。枕弓睡著待水生,不见阴山在前阵。马蹄足脱装马头,健儿战死谁封侯。

  饮马长城窟,西风陇水鸣。旌旗连朔气,笳吹咽边声。鹿塞秋霜白,龙沙汉月明。共嗟班定远,身是一书生。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浮云肃四野,流飙殷悲音。边地一何苦,慷慨难为心。饮马长城下,水寒窟且深。白骨撑路出,杀气驾重阴。将建大举功,干戈日相寻。骋哉书檄驰,纵横正如林。身在记室中,慊慊匪自今。男儿念钟鼎,谁能常滞淫。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