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京华风云(下) 第四十四章 事与愿违(外)

【2020-11-12】

  笔趣阁大靖长风录 第二卷 京华风云(下) 第四十四章 事与愿违(外)

  下马之前,吴京墨就犹豫了半天,到底要不要踏入这昔日风光无两的唐府大院。

  这会儿见唐府的门房一脸犹犹豫豫的,通传了好久也不见回音,他便知今日这门恐怕难进了。

  七天来,被他碎碎念得实在心生烦躁,干脆答应了他,陪同他一道前来唐府,吊唁那个生前总在处处与他们作对的唐大公子。

  田子方是怕他二人来唐府难免要遭人白眼,挨骂是轻的,就是一顿棍子赶了出门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算路乘风他们是已经不敢招惹了,但吴京墨一介寒门出身,无官衔护身,自己亲爹也只是区区一个京兆尹四品官员,来这个跟他们有血海成仇的唐家,难免是要挨打的。

  至于追风,他说自己就是跟来瞧个热闹的,反正在王府中已经呆腻味了,闲着也是闲着。

  追风在这绿瓦红樯装饰格调好比王府一般的臣中第一大邸门前,砸吧了一下嘴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可不是嘛,京中谁人不知又谁人不晓呢当朝宰相唐远志那可叫一个富可敌国啊”

  田子方插了一嘴,回应道。这富丽堂皇的雕花翠金门脸儿,也叫他啧啧称赞个不停。

  “是吗这个宰相府我也是头一回来没想到我这一来啊,他已经不是当朝宰相了真是始料未及,令人唏嘘啊”

  “不过这宅子倒是个好气派的宅子,我喜欢改明儿等我开了银行赚了大钱,就要个这样的宅子”

  路乘风自言自语道。一想到银行之事,他那原本有几丝阴沉下来的脸色,又喜笑颜开了。

  “小殿下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您可是当朝皇孙,要什么样的好宅子没有呢还用得着你自个儿赚钱”

  “不一样,不一样小爷我想当年经手的钱财那叫一个财如流水响当当啊,但没有一个进了自个儿的口袋就好比那账房先生看得见摸得着但是都不是自己锅里的菜我跟你说啊,自己赚的钱,看着都爽吃饭都更香,睡觉都会更踏实些”

  你就直说嘛还拐弯抹角的,跟个女人似的还有什么好话都说出来啊,小爷我都照单全收了,哈哈哈哈”

  “长得不美倒是想得挺美的你我是说啊,你这当了皇孙,变得更欠揍了哈哈哈哈哈哈”

  路乘风这才反应过来,这厮是借这次被唐伯恩派人暗杀自己的事,变着法子的骂他呢

  他气的一跺脚,白眼都快翻出天际去了,绕到追风的背后就要作势打将他去,嘴里嚷道

  追风一个闪身,都还没用上他最拿手的凌波莲花步,就已跃出身好远,站在石阶之下,冲路乘风做了个鬼脸,样子十分讨打。

  路乘风也一个箭步冲下石阶,又要追着追风的身影打去,却连他的影子都捕捉不到。

  “要打打闹闹上街上打去我们唐府关上门就是图个清静在人家灵前嬉皮笑脸的,成何体统”

  吴京墨领头在前先深深的鞠躬赔了个罪,毕恭毕敬的替路乘风和追风二人之举道着歉。

  唐府的门房也是待了多年的老人了,对唐远志是忠心耿耿的,看这仇家上门来,本就心里气不过。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瘫坐在轮椅之上,头歪歪的,看上去像是被人抽起了脊梁骨的一条蛟龙,全身都软塌下来。

  他那副塌掉的脊梁骨忽然之间像被什么力量又重新撑住了一般,挺直了腰板,立住了上半身,仍是背对着他们。

  路乘风望着他的背影,虽然一切已成定居,但仍有一丝凄凉浮上他的心头,叫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嗯。”唐远志仍是背对着他们,半点没有要与他二人搭话的意思,但也并未发话要赶他二人出去,阻拦他们上香

  吴京墨见状,拉了拉路乘风的袖子,在置放着香烛的案几上拣了几根清香,一半塞到路乘风手里,一半自己留着,道

  路乘风、追风和田子方一个接一个的,跟在吴京墨后面,学着他的礼数和手势,也像模像样的在唐伯恩衣冠前为其上了柱香。

  叫他破案推理不在话下,叫他学这些人情世故揣测人心,那可是天生就少了根筋的。

  若不是因为如此,他前世做银行的大堂理财经理之时,就不会一直业绩平平,甚至被客户挤兑说是只会尬笑了。

  “吴衙内,我与你父亲,同在朝中为官数十载,虽然之前不在一根绳上,但也算是有点缘分交情的,你回去代我向你父亲大人问好,并为我带句话给他。”

  吴京墨却是一副面不改色心不跳早已预料之中的样子,不咸不淡却又谦恭有礼的一鞠躬,答道

  “唐大人是长辈,小生是晚辈,晚生先代家父谢过您的问候。您还有什么话托给家父的,尽管吩咐便是,晚生一定带到。”

  “你就回去跟他说,犬子愚钝,尚且有今日之祸,令郎聪明如斯,来日定然宏图大展,未来可期”

  此话一出,吴京墨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如纸唇角止不住一阵阵抽搐着,答不上话来。

  “你这杀千刀的糟老头子竟敢诅咒我家小吴大人我们小殿下还在这呢我看你是苦头还没吃够软的不吃要吃硬的是不是”

  路乘风还没反应过来,田子方倒是一下子就听懂了唐远志话里有话的潜台词,忍不住一个拳头举老高,额头上已是青筋暴起。

  “田大哥,这还是在人家府上,在亡灵堂前,不管别人怎么说的,我们自己不能丢了礼数。”